• <menu id="uc00s"><tt id="uc00s"></tt></menu>
  • 關鍵詞不能為空

    位置:首頁 > 資產

    金智教育曾被上市公司拋棄欲闖關IPO 為何上半年虧4700萬元遠遜上市同行

    作者:wangsu123
    日期:2020-10-20 10:53:49
    閱讀:

    財務數據顯示,2017年至2019年,金智教育的營收、凈利潤等關鍵數據與已上市同行公司的差距不大,但該公司今年上半年虧損4700萬元,遠遜于上市同行,到底原因何在?

    《投資者網》張偉

    9月24日,高教信息化服務商江蘇金智教育信息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智教育”)在科創板官網披露招股書,擬募資6.97億元,用于智慧校園超融合平臺建設、智能教學云平臺建設、營銷服務網絡建設和產品研發升級。

    《投資者網》發現,與新開普(300248.SZ)、佳發教育(300559.SZ)等同行業上市公司相比,金智教育的營業收入、凈利潤等關鍵財務數據與上述公司相差不大。這種情況下,金智教育自然希望通過上市,借助資本力量拉開與競爭對手的差距。而在這之前,金智教育還有過一段被上市公司“拋棄”的經歷。

    曾是上市公司子公司

    招股書顯示,金智教育曾是金智科技(002090.SZ)的全資子公司,由金智科技于2008年1月出資 1000 萬人民幣發起成立并100%控股。

    2014年10月股改時,金智科技將其持有的金智教育股權悉數轉讓給了金智集團、國信金智、天津明德、南京明德、王天壽等投資機構和個人。其中,金智集團是金智科技的控股股東,國信金智是金智集團旗下的創投公司。

    隨后幾年,金智教育的股權再被轉讓。金智集團及其相關公司從金智教育徹底退出。金智教育的實際控制人也成了郭超、史鳴杰兩位一致行動人。

    股權穿透顯示,截至招股書披露日,郭超、史鳴杰通過直接、間接方式合計持有金智教育51.09%的股份。此外,金智教育的股東名單上還出現了居然之家(000785.SZ)的身影。

    郭超、史鳴杰也與金智科技頗有淵源。據招股書披露,郭超曾于2001年1月至2008年1月在金智科技擔任副總經理,史鳴杰曾于2003年1月至2008年1月在金智科技擔任教育信息事業部副總經理。

    就在股權被騰挪期間,金智教育還到新三板走了一圈。公開信息顯示,金智教育于2015年6月在新三板掛牌,今年3月退市。這期間,也有不少投資者在交流平臺詢問金智科技是否有將金智教育注入的打算。

    金智科技回復稱,金智教育從事的智慧校園業務與其主業關系不是特別大。注入之事沒有下文??吹浇鹬墙逃趦晌慌f將的帶領下勇闖科創板,不知金智科技是否會后悔當初徹底退出金智教育的決定。

    已有5家類似的上市同行

    招股書顯示,金智教育是一家高等教育信息化服務提供商,以智慧校園運營支撐平臺和應用系統為基礎,為高等院校和中職學校提供軟件開發、運維及服務、系統集成等信息化服務。

    隨著教育市場化政策的推行,帶動了我國高等教育信息化行業的發展,并催生出多家以高等教育信息化為主業的上市公司?!锻顿Y者網》調研發現,目前A股市場已有新開普、佳發教育、龍軟科技(688078.SH)、開普云(688228.SH)、中科星圖(688568.SH)等5家高教信息化上市公司。

    其中,新開普、佳發教育在中小板上市,龍軟科技、開普云、中科星圖分別于2019年12月、2020年3月和2020年7月在科創板上市。以科創板對這類公司的接受程度來看,金智教育上市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另一方面,金智教育的營收、凈利潤等關鍵財務數據與上述公司差距不大,這也增加了其上市成功的幾率。以2019年財務數據為例,年報顯示,新開普、佳發教育、龍軟科技、開普云、中科星圖2019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9.64億元、5.83億元、1.54億元、2.98億元和4.89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58億元、2.14億元、0.47億元、0.78億元和0.99億元。同期,金智教育的營業收入為4.82億元,凈利潤為0.84億元。

    金智教育認為,高等教育信息化行業呈現分散化、區域化、集中程度低的特點,業內能夠充分主導國內整體高等教育信息化市場的大型企業較少,行業整體處于蓬勃發展階段,市場前景廣闊。

    今年上半年虧損4700萬元

    據招股書披露,2017年至2019年,金智教育的營業收入分別為3.02億元、4.07億元和4.82億元,同期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041萬元、6795萬元和8535萬元。

    可以看到,金智教育近幾年的營收和凈利潤保持了較高水平。但從今年上半年的業績來看,這種高速增長的勢頭在今年可能很難持續。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至6月,金智教育的營業收入只有6865萬元,同期歸母凈利潤更是為-4777萬元。

    金智教育表示,今年上半年業績虧損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受新冠疫情影響;二是公司收入受客戶預算制度影響,呈現季節性波動,一般為上半年確認收入較少,下半年尤其是第四季度確認收入較多。

    不過,金智教育的這種解釋似乎很難站住腳。財務數據顯示,新開普、龍軟科技今年上半年的凈利潤都超過了2000萬元,佳發教育的凈利潤更是高達1.15億元,與金智教育同為虧損的中科星圖,上半年的虧損額度也只有700多萬元。

    而從招股書披露的信息來看,除受新冠疫情和季節性波動影響外,金智教育今年上半年巨虧或還與持續進行的研發投入有關。財務數據顯示,2017年至2019年,金智教育的研發費用分別為7264萬元、7276萬元和8994萬元,在營業收入中的占比為24.08%、17.87%和18.64%。同期,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的研發費用率均值約為10%。

    值得注意的是,金智教育今年上半年收入只有6000多萬元的情況下,仍投入4442萬元的研發費用。金智教育對研發的重視還體現在其未來規劃。募資用途顯示,本次IPO擬募資的6.97億元中,有3億元將被用于產品研發及技術升級基金,在募資總額中的占比約為43%。

    金智教育認為,高校信息化行業需要積極運用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新興技術與產業融合,及時更新迭代產品以滿足用戶需求。同時,作為人才和技術密集型行業,研發及優秀管理人才的培養和儲備也需要大量的投入。(思維財經出品)■

    中医馆异性私密推油按摩电影
  • <menu id="uc00s"><tt id="uc00s"></tt></menu>